新规明确规定巴阿不在受限之列

新规明确规定巴阿不在受限之列

2019-11-07 11:00

奥巴马此轮反恐政策调整延续了收缩反恐战线的思路。美国国内日益对卷入反恐战争和冲突感到厌倦,尽管打击恐怖主义仍然是重要的优先重点,但民调显示,美国人主要关心的是经济和医疗等国内问题。事实上,奥巴马上台以来,反恐在美国国家安全议程中的排序已经下降,逐步让位于应对新兴大国挑战等战略议题。

以奥巴马在美国国防大学讲话为标志,美国将进一步缩小和摆脱反恐战争,开始向不再处于战争状态的新时代过渡

事实上,无人机的使用饱受争议。一方面,无人机使用不可避免造成大量平民死伤,甚至成为一些地区和国家引发仇美情绪和恐怖活动升级的重要诱因。在美用无人机清除的3500人中,连美方自己也承认至少有10%~15%是被误杀的平民。美国虽一直声称定点清除仅限于那些对美本土构成紧迫威胁的“基地”及其附属组织成员,但实际情况远非如此,绝大部分是对美国在阿富汗部队构成威胁的巴基斯坦武装分子,以及也门的叛乱武装。这样一来,无人机运用使得战争门槛降低,变相成为美介入别国内部冲突的工具。另一方面,美国用无人机先后斩杀包括也门恐怖大亨奥拉基在内的4名美国籍恐怖分子,这种未加审批即予猎杀的做法也引起美国内担忧,认为此举不符合美国宪法。

另一方面,全球恐怖网络呈“多点分散”之势,美国不可能多点出击继续延续反恐战争思路。中东北非动乱后,多国安全形势恶化,各类恐怖组织趁乱扩充势力,据点散布世界多国。各地恐怖武装虽然为散兵游勇,但均可“各自为战”,其中较活跃的有“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索马里“青年党”和尼日利亚“博科圣地”等。这些组织也是今后一段时间美国将重视和应对的恐怖势力,将协调地区国家共同打击。

美国总统奥巴马5月23日在美国国防大学阐述了第二任期反恐战略调整方向,准备结束为期12年的全球反恐战争,使反恐战略回归“9·11”前的常态,并着重强调了无人机反恐策略调整问题。以此为标志,美国开始全面作别反恐战争。

奥巴马准备结束反恐战争,但也准备保留带有明显“奥氏印记”的无人机反恐手段。无人机反恐虽起源于小布什时期,却在奥巴马手里发扬光大,成为美反恐利器。无人机反恐折射了美国在反恐战争问题上的尴尬处境。依靠当地国家政府消除恐怖分子?显然不切实际。派遣美国地面部队继续反恐战争?风险太大。使用常规空袭?可能对民众危害更大。然而,美国不能忽视一些地区和国家的恐怖威胁。只要恐怖分子继续策划袭击美国,无人机袭击就仍然是一个重要工具。美国国防部在无人机系统上的开支为65亿美元,占全世界这方面开支的近一半。小布什时期,美国进行了大约50次无人机袭击,但奥巴马时期却接近400次,无人机已成为奥巴马反恐的一个标志性符号。

然而,反恐战争创建的军事结构和国防重点不容易在朝夕之间改变,强大的军事机器十多年来发动了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不大可能戛然而止。如何最大限度巩固通过反恐战争所获得的战略成果,低成本应对伊斯兰好战势力对美的威胁,仍将成为美国安全战略的重要内容。文/傅小强

从今年3月美国情报总监提供的美国所面临的恐怖威胁来看,奥巴马的看法基本反映了美国各部门对当前恐怖威胁的判断。一方面,美国认为本土仍面临严重的恐怖袭击威胁,“基地”组织在巴基斯坦、阿富汗的核心力量目前虽不具备在西方实施大规模恐怖袭击的能力,但其大量分支机构仍对美本土和海外利益构成严重威胁。受“基地”等恐怖组织蛊惑或煽动,美国本土暴力极端分子将在美国境内实施暴力恐怖袭击的威胁越来越多。

此次,奥巴马为减少无人机使用的争议,规划了使用无人机的先决条件,即给美国造成“持续且紧迫的威胁”,但无具体指标认定,极容易被相关部门滥用。近日,奥巴马还签署了一份总统政策文件,对美军如何使用无人机发动空袭制定新规,以加强对这一反恐手段的监督。“利用无人机在海外打击武装分子的做法有法理依据,但作为一种军事手段,利用无人机发动空袭即便合法、有效,在某些时候也不能说是明智和道德的。”可见,奥巴马心里虽然清楚无人机使用面临的种种非议,但为确保美国安全,不会轻易放弃无人机反恐手段,特别是在巴阿地区。新规明确规定巴阿不在受限之列,美方将继续利用无人机打击武装分子、保护驻军,但2014年驻阿美军逐步撤出后,无人机的使用将大幅减少。而在阿富汗之外的其他国家,美军发动无人机空袭将受到严格限制,仅能用来打击“基地”组织及其分支人员。

奥巴马重新评估了美国当前面临的恐怖威胁,试图缩小打击面减少恐怖敌手。奥巴马在第一任期已将反恐目标缩小为击败和瓦解“基地”组织,这一目标已随着击毙本·拉丹和定点清除“基地”组织核心成员而基本实现。此次奥巴马进一步将某些特定区域的圣战者和国内极端分子确定为美国面临的新威胁,事实上明确了今后反恐的两个重点方向:一是国内本土恐怖威胁,这也是波士顿案反映出的趋势;二是特定国家和地区对美国本土和海外利益构成严重威胁的恐怖势力,这明显是一个动态变化的指标,可以随着美对威胁的判断而变化。基于这种判断,美国虽然会继续努力铲除恐怖组织,但全球范围内无边无际的反恐战争则必须结束了。